打印
分类:资讯公告
点击数:151

中华民族形成,始于上古时代。那时有三大部族和三位始祖领袖:炎帝、黄帝和蚩尤。三大集团间曾先后爆发战争,黄帝相继打败了炎帝和蚩尤,统一了各部落,为中华民族的融合和形成奠定了基础。由于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三始祖之一的蚩尤一直被视为反面历史人物。然而,蚩尤后裔和他活动地区的人们,则一直将他作为先祖祭祀,当成英雄崇拜。黄帝打败蚩尤后,蚩尤被擒杀,其所属一部分南迁江南,一部分留在山西,一部分被俘为奴,即所谓“黎民”,也就是社会最下层人群。今天北方的阚姓、邹姓、屠姓等居民都是其后裔。商代末年,姜子牙辅佐周武王打败殷纣王后,封到齐地,封蚩尤为兵主神,在鲁西寿张蚩尤墓建祠堂,供人祭祀。当地民众每年10月都要举行大型祭祀活动。近几年,河北省涿鹿县在新建的黄帝城中,除恢复黄帝遗迹外,还建有蚩尤寨,在“三祖堂”中同时供奉黄帝、炎帝和蚩尤。

炎黄你

本网站虽以“炎黄子孙”命名,网站支持炎黄与蚩尤同为中华民族三始祖。即便是黄帝打败了蚩尤,中华民族三位始祖,炎帝、黄帝、蚩尤亦其一,都为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

为什么人们在谈论中华民族源流时,只提炎黄二帝,却不讲蚩尤呢?原因在于受中国两千多年来的封建正统观念和“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传统思想影响,后世错误地认为,蚩尤是“倡乱者”,黄帝战蚩尤是对“邪恶”的“讨伐”。
对此,史学专家作了阐释。炎、黄、蚩尤所处的时代为原始社会末期。我们在历史教科书上学过,部落联盟的形成、军事首领的出现、各部落联盟之间的争战,是人类原始社会末期由原始氏族社会向文明时代过渡阶段普遍存在的现象。而各部落和各军事力量之间的战争,是十分激烈和残酷的,但它与进入文明时代(即阶级根本对立的社会)以后所发生的战争,性质完全不同,它并没有什么“正义”与“非正义”之分,也谈不上谁对谁错。而且,正是这种部落之间战争,揭示了文明时代到来的曙光,推动人类社会由“野蛮”走向“文明”,成为阶级、民族、国家形成的催化剂。

在以往的汉文献典籍中,炎、黄、蚩尤三大部落集团之间战争性质被歪曲了,蚩尤作为中华民族人文始祖之一,长期以来,后人对其深层研究不够深入。蚩尤被一些人视为反面形象,“炎黄子孙”谁也不愿意同蚩尤沾亲带故。事实上,这完全背离了唯物史观和历史事实。正如潜明兹教授所说:所有的历史都是胜利者的历史,所有的历史都必须按胜利着意图而编纂。弱者的历史只在民间似一股潜流静静流淌,不能喧哗,不能汹涌,否则强势者不容,不容则必定企图断流。我们要用唯物史观眼光去对待去审视,对为我们中华民族的发展作出巨大贡献的人文始祖蚩尤重新定位。

众多研究蚩尤的专家形成的观点比较一致:“中华始祖除了以往公认的炎黄二帝外,还应该有蚩尤一个席位。”

蚩尤像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专家们在作了大量考证后认为,九黎首领蚩尤不仅是苗族先民,而且也是形成汉族的渊源。当今,无论哪个地区、哪个姓氏的汉族同胞中,绝少有人想过寻根问祖去同九黎首领蚩尤攀上关系。但专家认为,如果能本着实事求是态度,稍作历史考证,不难发现,汉民族中有不少成员确是九黎首领蚩尤的子孙后代。

汉族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人数最多,这是在数千年的历史中逐步形成发展起来的。从发展史看,汉族的前身和主体是夏、商、周时代的中华华夏族。但专家认为,华夏族系并不只是源于炎、黄部落集团,是以黄帝部落集团为中心,由黄帝、炎帝、九黎三大部落集团相互融合而形成的。而以涿鹿为中心的华北争战,正是三大部落集团得以融合的起点。在“涿鹿大战”中,九黎部落被黄帝打散,有一部分部落成员留在中原,臣服于黄帝,逐渐融合到华夏族之中。从这一点来看,九黎成为华夏族和以后汉民族的渊源之一。

另外,还有延续国人血脉的“符号”——姓氏作为旁证。中国汉族姓氏繁多,难以胜数,专家考证认为,其中部分姓氏来源于九黎。根据宋代邓名世《古今姓氏辨证》一书考证“邹”、“屠”二姓的说法,九黎首领蚩尤在涿鹿战败,其部落成员归顺黄帝之后,有一部分被安置在叫“邹屠”的地方,因而得姓。后来,他们的后裔又分成“邹”、“屠”两个姓氏。这是汉族依然存在的“邹”、“屠”二姓的来源。根据历史典籍记载,还有“蚩”、“黎”等姓源于九黎蚩尤。

既然历史事实证明,中华民族的形成与发展均源于黄帝、炎帝、九黎三大部落集团,那么将蚩尤与炎、黄同列,共同尊为中华民族的三位始祖。

近年来,我国学术界提出,应为蚩尤“平反”。除将蚩尤列入中华民族三大始祖之一外,还认为“炎黄文化”、“炎黄子孙”这样的提法片面,不利于中国各民族的团结。有专家提议,多用“中华文化”和“中华民族子孙”之类的提法为宜。蚩尤不仅是苗族的祖先,而且是汉族和其他兄弟民族的人文始祖,蚩尤应称为中华民族共同的人文始祖。蚩尤作为九黎部落首领,率领他的部落子民,进入了农耕文明时代,为中华文明形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尊重历史,尊重事实,把蚩尤列为中华始祖,才是客观公正的评价。